接受一切标签和定义,这导演真酷

2019-01-10 15:59:10 158



22年的从影经验,没有磨平章明的棱角,亦没有让他学会影视圈里圆滑的处世之道。在电影《冥王星时刻》的首映礼上,观众问他影片下一阶段的计划,他坦言最近已经被宣传耽误太久,他只想赶紧回到片场,投入新片创作中。他渴望真实的意见,在和影迷在线交流时,影迷们给出的评价大都是客气的赞美,他直白地提出要求,希望能听见更多批评的声音。在《冥王星时刻》的宣传初期,他佛系地在微博写到:你看与不看,冥王星就在那里。他诚实地面对着他的作品,就像是面对自己一样。


冥王星就在这里,我选择看了又看——限量公映,戳此观影








山有云雨,这是多么自然的事

 

章明,重庆城口人,多年来乡音未改。而在他的电影中,故乡的巫山,也成了重要地标和意象。


为他赢得国内外极高声誉的处女作《巫山云雨》,让观众们第一次看到一座大山云雾缭绕间的模棱两可和性感,而新作《冥王星时刻》,再次回到巫山,还是下不停的雨,散不去的雾,人与人之间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关系。

 

其实,对章明来说,重回巫山并不是那么刻意的事情,他没有渲染巫山在他电影里文化地标的内涵,也无意将所谓乡愁大书特书。他谈起重回巫山,用了两个字:巧合。

 

《冥王星时刻》是一部关于汉民族创世史诗《黑暗传》的电影,而《黑暗传》主要流传在神农架一带。章明当时去神农架采风时,发现那里的山都是连在一起的,其实分不清哪些山属于湖北,哪些部分属于巫山。不过电影里的最后一场戏,的确是专门去到了巫山,那对于章明来说是一种仪式感。



而片中下不停的雨,潮湿的气氛,大都被影评人看作是“欲望”的象征。但在章明自己看来,“雨”不过是他对巫山的一种物理上的记忆。那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,总是时不时地下雨。如果不下雨,就不是那个地方了。


为了还原这样的天气状态,剧组费了很多的劲,把消防车开上山拍下雨。深山老林的,道路不通,有些地方还要自己开路。山上取水不方便,还得修一个蓄水池。

 

巫山也好、云雨也罢,在章明的口中变成了一种自然。那就是这样。被外界附加的太多含义被导演自己解构了,电影本身也就单纯许多了,像是一次轻装上阵的旅行,一路上的所见所闻,都交给观众感受。





我就是这样一个人

 

酷,是《冥王星时刻》女主演刘丹对于章明的第一印象。在片场,他不大开口讲话,因为大多数关于角色和剧情讨论早在前期就完成了。到了现场,他放心地把角色交给演员,把镜头交给自己。

 

这的确给了演员们极大的创作空间,刘丹谈起自己的角色时,那揣摩劲,分明是肚子里装了厚厚一叠人物小传。

 

演员刘丹


章明不是那种喜欢现场调教演员的导演,相比之下他更看重选角阶段。一个不合适的演员,现场说再多,也没有用的。

 

影片中表演令人惊艳的曾美慧孜,就是章明力排众议的主动选择。他们在一个颁奖典礼上认识,“当时我觉得这个演员有她的特质,与一般演员不一样的地方,她有一种特别的味道”。


两年之后,《冥王星时刻》逐步成型,有了春苔这个角色,章明相信曾美慧孜就是适合的人选。面对别人的质疑,章明仍然坚持。“坚持的结果就是,我觉得我对演员的眼光还是比较准确的。”

 

演员 曾美慧孜


《冥王星时刻》的拍摄过程很特别,电影讲述的就是一次深山老林里的采风。事实上,几个演员在拍摄期间就住在山里,和村民生活在一起。拍摄中也不需要特别的化妆,早上起床脸一抹,就拍戏去了,生活和拍摄的界限被模糊了。男主演王学兵说:”就像是在拍纪录片,分不清戏和真实,但这感觉真好。“

 

在艰苦的环境里,几个演员很快结成了好友,形影不离,而导演章明却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,酷酷地忙着自己的事情。或许就是他性格使然,不善寒暄。



监制沈暘就谈起过章明的不善言辞,当时男主演王学兵来到拍摄现场,想跟章明再详细地聊聊角色,两人聊天刚起头,章明就转身向沈暘求助说:来,你来给他讲讲吧。


导演章明(左一)监制沈暘(中)

 

其实,《冥王星时刻》里的男主,某种程度上就是章明自己。一个遭遇创作瓶颈的艺术片导演。剧本难产,投资跳票,中年危机,事业生活里的困境笼罩在乏味生活的上空,没有出口。一次采风,成了一种看似漫无目的寄托。

 

章明在描写这个人物时很诚实:自恋而自怜,盲目无措,犹豫不决……而演绎这个角色的演员王学兵评价这个角色的性格本质就是“太爱自己”,什么都想要,又不敢过界,始终徘徊在周围,最终也一无所获。


演员 王学兵


若章明所写的人物原型真的是他自己,那么这样毫无粉饰自我展示也太过真实。他的手机壳上印着四个繁体字——关你屁事。能对自己自知自省到这个程度,也的确不需要理会别人的评头论足。




如果没有做导演,我应该是个影评人

 

《冥王星时刻》的上映对于章明来说,意义重大,这是他的作品第一次在大银幕上和观众相见,他非常兴奋。而更令他期待的,是来自观众的各种各样真实的评价。

 

在首映礼上,由于时间关系,观众提问的环节被压缩了。主持人问:还有人提问吗?章明在台上很着急,忍不住提醒:明明这么多观众都在举手啊!

 

上周末的线上交流,章明终于有了可以再次和观众交流的机会,但评论区里大都是客气的评价和赞美之声,一边倒的声音让章明有些不满,他误以为是工作人员为了维护影片形象,故意没有放出差评。

 

对于别人如何评价自己的电影,章明看得很通透。他期待大家真实的评价,也会关注,“我觉得不管他的水平怎么样,大家都有发言权,因为它是要跟公众见面的。”

 


章明也丝毫不认为评价会对自己的创作造成多大影响,因为评价和创作是两码事。面对别人对自己所贴的标签和评价,作为导演的他其实是没什么发言权。而创作也不该受到评论的限制。“创作的来源不应该是从评价上面来的,也不会是从理论上面来的,肯定还是从生活中来的。”他引用了歌德的话:“生命之树常青,而理论总是灰色的。

 

其实时间再往回倒退22年,在章明开始拍摄电影之前,他其实是通过写电影评论来接近电影的。所以他说,如果他没能成为一个导演,应该会成为一个影评人。

 

但章明和电影的缘分其实很早就有了,初中时候便入了迷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上了高中开始写电影剧本投稿,但屡投不中。到了大学,章明更是走上了资深影迷的路线,常常找一些冷门的电影来看,为此还得了个外号,叫“火娃“。因为当时有部电影就叫《火娃》,大家都不爱看,就用它讽刺章明。

 

大学毕业之后,章明就写了很多影评,在《电影艺术》、《电影评介》杂志上都有发表过文章。后来进入北京电影学院读研究生,才终于真正跟电影创作搭上了脉。




不要离开,就有机会

 

说起章明,大家最喜欢提的数字就是22,这个数字代表着他从影22年。而每次媒体提及,似乎都在渲染某种苦情色彩,总是试图描绘一个文艺片导演孤独前行的背影。但章明不喜欢用“坚持”两个字,若创作真的能那么心无旁骛、一往无前,似乎也不会有那么多的“冥王星时刻”了。

 

“电影是需要长期消耗的过程,而我又不是一个那么有毅力的人,我会被其他事情所左右,所以这个对我来讲还是蛮困扰的,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。因为你的热情不是随时都能保持得那么好,所以很多时候会很低落。”章明谈起22年的从影经历,说得最多的不是那些所谓坚定的信念,而是那些犹豫,那些偶尔走过的岔路。

 

可是尽管如此,这条有诸多弯路岔路的从影之旅,最终还是一次一次地回到了艺术电影上。我问章明,拍摄艺术电影,是你的追求,还是恰好符合了你的表达方式?他不置可否,只是说自己总是不由自主地往这个方向走,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吧。”

 


“我也在不同的时间段做过不同的事情,有太多现实的压力和困境,需要去解决,电影是一件务实的事情,否则是拍不出来的。就像当年布努埃尔在西班牙完全没有办法拍电影,只好到墨西哥去拍了一系列为生计而拍的电影。而更高尚一点的理由是,你不要离开电影,不管你做什么,不要离开它。离开是一种自我弱化的过程,只要在里面,总会有机会的。这么来理解,可以说这是一种你们所称的坚持,你不离开电影,你的机会是有希望的。”

 

《冥王星时刻》是黑暗传三部曲的第二部,第一部《新娘》以极低的成本拍摄于十年前。第三部,暂命名为《女朋友的女朋友》,至于多久拍呢,现在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

这似乎不大符合我们惯常的逻辑,《冥王星时刻》成功上映,口碑还不错,似乎加紧把第三部提上日程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但章明笑称,第一部和第二部间就隔了十年,下一部或许又是十年,这谁也说不定。




上映不易,未来难期,让我们抓住这一刻的冥王星。

 

戳此观影,飞跃冥王星时刻。

 

快看,这里有会动的章明导演!

 


章明导演专门为大象观众录制了一段VCR~~他感谢大家一起陪他见证人生中第一部公映的电影。